bet333登录网站

企业社交

|

员工通道

  • 企业邮箱
  • 办公平台
|

防伪查询

|

电子采购平台

  • 电子采购平台
文化活动
缘文化

bet333登录网站:与田林高先生的文缘

发布日期:2022-04-08 浏览次数:3983

我容易激动,迄今却未为熟悉的文人写过一篇稿子;但置身太湖畔的今天,似乎听到由远而近清明雨的足音,蓦地想起为地区纸质媒体作过贡献、已故去的原《淮海晚报》总编田林高先生,在这舒畅的解密时代匆匆写此短文。

1983年5月12日复刊的《淮海报》渐趋兴旺,繁衍至今的《淮安日报》报业集团,朝气蓬勃的团队,应该说,与黄善模、田林高等领导早期的辛勤耕耘密不可分。那时作为文艺科的编辑,我总感到大树底下好乘凉,心里毫无1957年反右扩大化遗留下的一丝寒意,宽松地编、采、写,同事们亲密无间。而领导的爱护、信任部下,是这一切的基石。那时是三级(编辑、科长、总编)审稿,一天,分管《淮海报》文艺科的田林高副总跟我说:“你编稿仔细点,我不一篇篇看了。”他只在“洪泽湖”整版的送审稿封面和发稿笺上签字,而科里别人编的“文摘”版我签字后即可交付画版。我知道他还要忙新闻稿,我懂得领导对一个中层干部嘱托的分量,但有的杂文,我则请他过目。最让我难忘的有两件事:

一是,1985年3月30日我在《淮海报》上以“水月”为笔名发表的短篇小说《擦灯》,关键词是踩着“人字梯”的向上“爬”,和寓意的“越擦越黑”。我将生活中亲历的擦灯故事先讲给田总听,问他这样写行不?他说文学就得爱憎分明,把握好度即行。1992年4月24日晚我去淮阴师专讲写作课,我将文学理论结合我的创作实践,举了《擦灯》的例子,谈了创作与源泉,文学反作用于生活的课题。这时我才悟出田总那时建议我用笔名发表此文为宜对我的爱护,防止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1990年夏末,报社开党支部会议,批评我编发在8月3日《淮阴日报》上小诗《生命》的问题。该诗是一位现役军人写的,淮阴人,在天津当兵,一次实弹演习中负的重伤。诗3行一节,共6行。采用拟人的手法,显示生命的顽强不息,内容健康,艺术性尚可,低沉了些。我稍改,送审了。当时的值班副总批语“暂不发”。我一笑了之,将此稿放置一旁。过了一段时间,画版的同事说版面缺一块小稿子。我翻遍备用稿,无尺寸适合的。后发现《生命》,正好,便在稿末加备注“作者系淮阴籍战士”,就补上了。理由是,“暂不发”不是“不发”;又值建军节。会上,我感到很突然,会前没一点预兆啊。发言者的发言,我糊里糊涂记着,心想,我1956年发表第一首诗起,已30多年了,江苏省建国30周年诗。叶急唤璧魅コ霭嫔绫嗟难,我若将《生命》推荐给外地报纸,也能发表的呀。但当田总发言,我注意听了。想不到他是读发言稿,其中有几句是:“不是稿子本身问题,而是当时上版面未通过领导的无组织无纪律问题,太自负了。”

批评得对!我接受了。我作了自我批评。后来才得知,当时还是反对什么“化”的大气候,我忽略了,组织上开这个会,是为了保护我,向上汇报时,可说批评过了,消灭在萌芽状态了。我由衷地感谢艺术地保护我的同事们。这时想起另一位副总曾提醒我:“你总得靠一个人吧,如果有什么事好说说话。”我可是顽固地四不靠的人,太自以为是了。但不靠却是最牢靠。报社毕竟是喝墨水较多的部落吧。我作为部落中的一员,也是缘啊。写到此,我流泪了。直言不讳,谅。

结束语,借用臧克家的诗: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;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

言子清

bet333登录网站|中国有限公司